121期双色球开奖结果|福彩开奖结果查询

掃一掃
中北官方微博

全國服務熱線

掃一掃
中北官方微信

4000-588-1000

? 2018 中北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40212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北京

 

中北分所

>
>
>
商標修法大家談|《商標法》第13條、第14條相關典型案例與條文梳理

商標修法大家談|《商標法》第13條、第14條相關典型案例與條文梳理

瀏覽量

編者按

 

為配合《商標法》重點條文的梳理,中央財經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IP穎響力”公眾號推出“《商標法》第四次修訂專題——典型案例”。在該專題中,對2018年各級、各地法院公報的商標案件進行歸類、篩選與梳理。配合“條文梳理”專題,針對《商標法》重點條款進行不定期的典型案例推送。每期推送中,就相關法條提煉出焦點問題,圍繞這些焦點問題篩選出1—2個典型案件,并對案件的基本案情、裁判要點進行摘錄與總結。我刊將陸續刊載相關內容,敬請期待。

 

《商標法》第四次修訂專題

《商標法》

第十三條  為相關公眾所熟知的商標,持有人認為其權利受到侵害時,可以依照本法規定請求馳名商標保護。

 

就相同或者類似商品申請注冊的商標是復制、摹仿或者翻譯他人未在中國注冊的馳名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

 

就不相同或者不相類似商品申請注冊的商標是復制、摹仿或者翻譯他人已經在中國注冊的馳名商標,誤導公眾,致使該馳名商標注冊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損害的,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

 

第十四條  馳名商標應當根據當事人的請求,作為處理涉及商標案件需要認定的事實進行認定。認定馳名商標應當考慮下列因素:

(一)相關公眾對該商標的知曉程度;

(二)該商標使用的持續時間;

(三)該商標的任何宣傳工作的持續時間、程度和地理范圍;

(四)該商標作為馳名商標受保護的記錄;

(五)該商標馳名的其他因素。

 

在商標注冊審查、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查處商標違法案件過程中,當事人依照本法第十三條規定主張權利的,商標局根據審查、處理案件的需要,可以對商標馳名情況作出認定。

 

在商標爭議處理過程中,當事人依照本法第十三條規定主張權利的,商標評審委員會根據處理案件的需要,可以對商標馳名情況作出認定。

 

在商標民事、行政案件審理過程中,當事人依照本法第十三條規定主張權利的,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的人民法院根據審理案件的需要,可以對商標馳名情況作出認定。

 

生產、經營者不得將“馳名商標”字樣用于商品、商品包裝或者容器上,或者用于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

  焦點問題  

《商標法》第13條、第14條是有關馳名商標保護的法律規定,第13條規定對馳名商標的特別保護,而第14條則主要是關于馳名商標認定的規定。2001年,我國《商標法》對馳名商標的特殊保護在條文中予以明確,很多人認為這是我們應對“入世”及遵守相關國際條約的必然選擇,但不能忽視馳名商標保護規定在加強權利保護、彌補注冊制不足方面的作用。

 

馳名商標的法律保護本身涉及諸多問題,是十分復雜的。商標法第13條將馳名商標分為兩類,即未在中國注冊的馳名商標(以下簡稱“未注冊馳名商標”)和已經在中國注冊的馳名商標(以下簡稱“已注冊馳名商標”)。對于未注冊馳名商標,法律給予其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的保護,而對于已注冊馳名商標,法律給予其跨類保護。但無論如何,二者面臨的首要問題都是如何認定馳名商標的問題,雖然《商標法》第14條明確給出了認定的方法與標準,但司法實踐中相關疑難案件依然層出不窮。“索菲亞案”中法官明確指出《商標法》第14條第一款所列舉馳名認定因素并非缺一不可,如果考慮部分因素足以認定商標馳名的,就無需機械地一一考慮其全部因素;“新華字典案”中訴爭商標十分特殊,商標的顯著性是案件爭議的焦點,馳名商標認定更存在困難。

 

除此之外,當主體進行了“一標多類”的注冊時,在訴訟中“已注冊馳名商標的跨類保護路徑”能否與“一般商標侵權路徑”選擇使用也是一個問題,“索菲亞案”很好地回應了這個問題,將選擇權交給了權利人。而對于未注冊馳名商標的保護,是否適用損害賠償,“拉菲案”判決進行了詳細說明;如何判斷“復制、模仿、翻譯”,“老干媽案”和“拉菲案”均有涉及;如何平衡馳名商標保護與防止權利壟斷與濫用,“新華字典案”及“拉菲案”的判決均有論述。

 

  典型案例  

一、“索菲亞”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該案入選2017年度浙江省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十大案例)

 01

案件信息

索菲亞家居股份有限公司與南陽市索菲亞集成吊頂有限公司及呂某等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浙民終794號民事判決書

 

(1)基本案情

2003年,索菲亞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索菲亞公司”)的前身廣州市寧基裝飾實業有限公司經受讓取得并開始使用第1761206號“索菲亞”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20類“餐具柜;非金屬門裝置”等。2012年,該商標注冊人變更為索菲亞公司。2011年至2016年,該商標先后被認定為廣州市著名商標、馳名商標。索菲亞公司通過多種形式對“索菲亞”品牌進行宣傳,并曾聘請明星舒淇為其產品廣告代言人。2014年,索菲亞公司經核準注冊第4287169號“索菲亞”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6類“金屬門;金屬隔板”等。索菲亞公司的官方網站為www.suofeiya.com.cn,sogal.com.cn。

 

嘉興市司米集成吊頂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司米公司”)、南陽市索菲亞集成吊頂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陽索菲亞公司)的股東均為呂某等。2015年,呂某經核準注冊第14504404號“sofyell”商標及第14504405號“sofyell”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分別為第11類、第6類。

 

索菲亞公司提供的多份公證書顯示,司米公司、南陽索菲亞公司在“sofyell.com”網站、涉案微信公眾號以及哈爾濱實體店的門頭上使用了與涉案商標相同或近似的“索菲亞”或“索菲亞”標識。此外,司米公司、南陽索菲亞公司還將與索菲亞公司舒淇形象代言照片相同的照片在其網站上進行發布,并標明舒淇為其產品代言人。索菲亞公司以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為由訴至法院,請求判令:司米公司、南陽索菲亞公司立即停止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停止使用并注銷www.sofyell.com域名;南陽索菲亞公司變更企業名稱及微信公眾號名稱;司米公司、南陽索菲亞公司共同賠償索菲亞公司經濟損失及維權支出的合理費用100萬元;司米公司、南陽索菲亞公司在《中國知識產權報》及“新浪家居”網站上刊登致歉聲明以消除影響。

 

(2)入選理由

馳名商標保護制度的本意在于給予高知名度商標以高強度保護。在把握司法認定馳名商標的標準時,既要防止以往認定標準過于寬松導致馳名商標泛濫的現象,也要避免矯枉過正導致商標權人合法權益無法得到有效保護的情況。本案權利人在不同商品類別上注冊了多個“索菲亞”商標,其中未實際使用的防御性商標的核定使用商品類別與侵權產品相同,但權利人選擇以知名度最高而商品類別與侵權產品不同的商標主張權利。一審法院認為在此情形下權利人無權選擇以跨類保護方式獲得救濟,故無認定商標馳名之必要。二審法院則認為,權利人有權根據自身的商標體系和訴訟策略選擇最為有利的商標作為訴訟的權利基礎,否則有悖于馳名商標保護之初衷,遂改判商標侵權成立,充分保障了商標權人的利益,體現了嚴格保護的價值導向。

 

02

裁判要點摘要

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訴侵權產品系集成吊頂,其中所含的吊頂模塊與電器模塊分屬第6類和第11類商品。索菲亞公司主張對注冊在第20類商品上的第1761206號“索菲亞”商標進行跨類保護,但其在第6類商品上亦注冊了第4287169號“索菲亞”商標,完全可以后一商標為基礎主張權利,故在本案并無必要對第1761206號“索菲亞”商標是否馳名作出認定。并且,第1761206號“索菲亞”注冊商標雖具有較高知名度,但索菲亞公司未提供該商標受保護的記錄以及該商標在國內享有極高市場聲譽的證據,故即便有必要認定第1761206號“索菲亞”注冊商標是否馳名,現有證據也不足以證明該商標在被訴侵權行為發生時已經馳名。

 

一審宣判后,索菲亞公司不服,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商標權人有權根據自身的商標體系和訴訟策略選擇對其最為有利的商標作為訴訟的權利基礎。如果法院為避免認定馳名商標,不允許權利人選擇以馳名商標跨類保護的方式尋求更為有利的救濟,則其合法利益就難以得到充分保障,與司法認定馳名商標制度的初衷亦背道而馳。本案第4287169號“索非亞”商標屬于防御性商標,因未經長時間實際使用,顯著性和知名度較低,法律對其保護力度相對較弱。索菲亞公司以第1761206號“索非亞”商標主張權利系對其商標權的正當行使,因該商標的核定使用商品類別為第20類,與被訴侵權產品不屬于相同或類似商品,故在權利人請求跨類保護的情況下,法院有必要對涉案商標是否馳名作出認定。索菲亞公司雖未提交涉案商標受保護記錄,但《商標法》第十四條規定的馳名認定因素并非缺一不可,如果考慮部分因素足以認定商標馳名的,就無需機械地一一考慮其全部因素。本案中,結合相關商品的銷售情況、涉案商標的使用時間、宣傳情況、市場聲譽以及其他相關事實,索菲亞公司提交的在案證據足以證明涉案商標在被訴侵權行為發生時已處于馳名狀態。司米公司、南陽索菲亞公司在知曉涉案商標的情況下,仍然使用與之相同或相近的標識,主觀上存在攀附的惡意,客觀上足以導致混淆,減弱了馳名商標的顯著性,貶損了馳名商標的市場聲譽,構成商標侵權。

 

本案相關商標注冊信息:

 

 

二、“新華字典”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該案入選2017年度北京市法院知識產權十大典型案例)

 01

案件信息

商務印書館有限公司與華語教學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新華字典”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6)京73民初277號民事判決書

 

(1)基本案情

商務印書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商務印書館”)與華語教學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華語出版社”)同為出版機構。商務印書館自1957年至今,連續出版《新華字典》通行版本至第11版,2010-2015年,商務印書館出版的《新華字典》在字典類圖書市場的平均占有率超過50%,截至2016年,商務印書館出版的《新華字典》全球發行量超過5.67億冊,獲得“最受歡迎的字典”吉尼斯世界紀錄及“最暢銷的書(定期修訂)”吉尼斯世界紀錄等多項榮譽。

 

商務印書館訴稱,華語出版社生產、銷售“新華字典”辭書的行為侵害了商務印書館“新華字典”未注冊馳名商標的權益,且華語出版社使用商務印書館《新華字典》(第11版)知名商品特有包裝裝潢的行為已構成不正當競爭。請求法院判令華語出版社立即停止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在《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等相關媒體上刊登聲明,消除影響;賠償商務印書館經濟損失300萬元及合理支出40萬元。

 

華語出版社辯稱,“新華字典”由國家項目名稱發展為公共領域的辭書通用名稱,商務印書館無權就“新華字典”主張商標權益,無權禁止他人正當使用。涉案《新華字典》(第11版)的裝潢不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二項規定的“特有裝潢”,不會使購買者產生混淆或誤認。商務印書館提起訴訟旨在通過司法判決的方式獨占“新華字典”這一辭書通用名稱,具有排除競爭、實現壟斷辭書類市場的不正當目的。

 

一審法院認為,“新華字典”具備商標的顯著特征,且經過商務印書館的使用已經達到馳名商標的程度,構成未注冊馳名商標,華語出版社復制、摹仿商務印書館的未注冊馳名商標“新華字典”的行為,容易導致混淆,構成商標侵權。商務印書館出版的《新華字典》(第11版)的裝潢構成知名商品的特有包裝裝潢,華語出版社擅自使用《新華字典》(第11版)知名商品特有裝潢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一審法院判決:華語出版社立即停止涉案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在《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等相關媒體上刊登聲明,消除影響;賠償商務印書館經濟損失300萬元及合理支出27萬余元。

本案一審宣判后,雙方當事人達成執行和解,一審生效。

 

(2)法院評價

本案是涉及未注冊馳名商標保護的典型案例,兼具事實認定、法律適用及利益平衡的多重難題。1、在我國帶有“新華”字樣的標識具有一定歷史性和階段性的背景下,本案確立了對“新華字典”這類兼具產品和品牌混合屬性的商品名稱是否具備商標顯著特征的裁判標準。2、本案從相關公眾對“新華字典”的知曉程度、“新華字典”的使用持續時間、銷售數量、宣傳范圍及受保護記錄等多方面因素,認定 “新華字典”構成未注冊馳名商標。3、本案在給予“新華字典”未注冊馳名商標保護的同時,注重平衡其與出版行業正常的經營管理秩序、促進文化知識的正確傳播的關系。明確指出商標法對商標獨占使用權利的保護針對的是商標本身,而非商標附著的商品,給予商務印書館獨占使用“新華字典”商標的權利并不是給予其出版字典類辭書的專有權,不會造成辭書行業的壟斷。4、本案通過給予商標保護的方式促使商標權利人更好地承擔商品質量保障的法定義務和漢語言文字知識傳播的社會責任,更有利于促進我國市場經濟與文化產業的發展。5、本案對于侵害未注冊馳名商標的行為作出了損害賠償的責任承擔方式判定,在加大知識產權保護的新時代具有重要的法律意義。

 

 02

裁判要點摘要

本案中,法院對“新華字典”商標的顯著性做出了認定,同時認定其構成馳名商標。但對于能否給予其未注冊馳名商標的保護,華語出版社辯稱:“將‘新華字典’給予未注冊馳名商標保護將會破壞出版行業正常的經營管理秩序,損害知識的傳播。”對此,法院在判決說理中給予了充分的回應:《商標法》保護的商標權本身即為對商標獨占使用的權利,這種獨占使用針對的是商標本身,而非商標所附著的商品。即便給予商務印書館“新華字典”未注冊馳名商標的保護,給予的僅為獨占使用“新華字典”商標的權利而非出版相關辭書的專有權,不會因此而直接造成辭書行業所謂的壟斷,更不會因此破壞辭書市場正常的經營管理秩序。如果商務印書館的實際經營行為構成了壟斷并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所禁止實施的行為,相關市場競爭主體可以依據前述法律規定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和公平的市場競爭秩序。

 

此外,本院亦考慮到辭書作為工具書的特殊性,識字類辭書不僅關系社會公眾特別是中小學生學習漢字的正確性和漢語言知識的傳承與積累,還關涉民族文化知識的傳播與發展,因此,辭書內容的正確性和權威性至關重要。商標恰是保障商品內容品質的一種重要方式,商標是其所標識商品聲譽的承載者。

 

“新華字典”作為商標,其商譽亦與其內容緊密相連,商務印書館作為“新華字典”的未注冊馳名商標持有人不僅享有權利,更承擔了《商標法》意義上商標權利人對其提供商品質量的保障義務及與其馳名商標美譽度相稱的傳播正確漢語言文字知識的社會責任。將“新華字典”作為商務印書館的未注冊馳名商標給予保護,不僅是對于之前商務印書館在經營“新華字典”辭書商品中所產生的識別來源作用和凝結的商譽給予保護,更是通過商標保護的方式使其承擔法定義務和社會責任。

 

由此而言,將“新華字典”作為商務印書館的未注冊馳名商標給予保護,不僅不會損害知識的傳播,相反,為了維護“新華字典”良好的品牌商譽,商務印書館對其出版、發行的標有“新華字典”標識的辭書更會注重提升品質,促進正確知識的廣泛傳播。

 

三、“老干媽”商標侵權糾紛案(該案入選2017年度北京市法院知識產權十大典型案例)

 01

 

案件信息

貴陽南明老干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等與北京家樂福商業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北京高級人民法院(2017)京民終28號民事判決書

 

(1)基本案情

北京歐尚超市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歐尚公司”)銷售了貴州永紅公司生產的牛肉棒商品(以下簡稱“涉案商品”),該商品包裝正面上部標有貴州永紅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州永紅公司”)所擁有的“牛頭牌及圖”商標,中部印有“老干媽味”字樣,包裝背面標有涉案商品品名為“老干媽味牛肉棒”。貴陽南明老干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貴陽老干媽公司”)主張該公司注冊在第30類豆豉、辣椒醬(調味)、炸辣椒油等商品上的第2021191號“老干媽”商標(以下簡稱“涉案商標”)為馳名商標,貴州永紅公司在涉案商品上使用涉案商標的行為損害了貴陽老干媽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并構成不正當競爭,北京歐尚公司的銷售行為亦構成侵權。

 

一審法院認為,根據貴陽老干媽公司在本案中提供的證據,涉案商標應當被認定為馳名商標。貴州永紅公司將涉案商標作為涉案商品的系列名稱,會使消費者誤以為涉案商品與貴陽老干媽公司具有某種聯系,進而減弱涉案商標的顯著性。貴陽老干媽公司和貴州永紅公司不具有市場競爭關系,不能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的相關規定,貴州永紅公司的涉案行為未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一審法院判決貴州永紅公司立即停止在其生產、銷售的牛肉棒商品上使用“老干媽味”字樣,北京歐尚公司停止銷售上述印有“老干媽味”字樣的牛肉棒;貴州永紅公司賠償貴陽老干媽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四十二萬六千五百元。貴州永紅公司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貴州永紅公司將“老干媽”作為涉案商品的口味名稱,并標注于涉案商品包裝正面,屬于對涉案商標的復制、摹仿,其能夠起到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屬于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雖然涉案商品確實添加有“老干媽”牌豆豉,但“老干媽”牌豆豉并非食品行業的常用原料,“老干媽味”也不是日用食品行業對商品口味的常見表述方式,涉案商品對“老干媽”字樣的使用不屬于合理使用的范疇。貴州永紅公司在涉案商品包裝正面使用“老干媽”字樣,并將“老干媽味”作為與“原味”、“麻辣”等并列的口味名稱的行為,足以使相關公眾在看到涉案商品時直接聯想到涉案商標,進而破壞該商標與貴陽老干媽公司所生產的豆豉、辣椒醬(調味)、炸辣椒油商品之間的密切聯系和對應關系,減弱該商標作為馳名商標的顯著性,并不正當利用了馳名商標的市場聲譽,構成《商標法》第十三條第三款所指“誤導公眾,致使該馳名商標注冊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損害的”的情形。貴州永紅公司的相關上訴理由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法院點評

經營者在其商品包裝顯著位置上將他人馳名商標作為描述商品特征的名稱使用,即使確實使用了馳名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作為原料,但如果該馳名商標核定使用商品并未成為行業常用原料、該馳名商標并未成為行業常用商品特征名稱,則經營者對馳名商標的上述使用方式不具備正當性;且該使用行為會弱化該馳名商標告知消費者特定商品來源的能力,從而減弱馳名商標的顯著性,構成《商標法》第十三條第三款所指的損害馳名商標注冊人正當權益的情形。

 

 02

裁判要點摘要

本案中,涉案商品牛肉棒包裝的正面上部標有貴州永紅公司所擁有的“牛頭牌及圖”商標,中部印有“老干媽”字樣。貴州永紅公司生產的牛肉棒除“老干媽”外,還有“原味”、“香辣”、“黑胡椒”等其他商品。貴州永紅公司雖是將“老干媽”作為涉案商品的口味名稱使用,但涉案商標被標注于涉案商品包裝正面,屬于對涉案商標的復制,能夠起到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屬于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使用行為。雖然涉案商品確實添加有“老干媽”牌豆豉,但“老干媽”牌豆豉并非食品行業的常用原料,“老干媽”也不是日用食品行業對商品口味的常見表述方式,涉案商品對“老干媽”字樣的使用不屬于合理使用的范疇。

 

涉案牛肉棒商品與豆豉、辣椒醬(調味)、炸辣椒油商品雖然在商品原料、功能用途等方面存在差異,但二者均屬日用食品,在銷售渠道和消費群體方面存在一定重合,貴州永紅公司在涉案商品包裝正面使用“老干媽”字樣,并將“老干媽”作為與“原味”、“香辣”等并列的口味名稱的行為,足以使相關公眾在看到涉案商品時直接聯想到第2021191號“老干媽”商標,進而破壞該商標與貴陽老干媽公司所生產的豆豉、辣椒醬(調味)、炸辣椒油商品之間的密切聯系和對應關系,減弱該商標作為馳名商標的顯著性。貴州永紅公司明知第2021191號“老干媽”商標在豆豉、辣椒醬(調味)、炸辣椒油商品上具有較高知名度,仍然在涉案商品上使用“老干媽”字樣,意圖利用該商標的市場聲譽吸引相關公眾的注意力,從而獲取不正當的經濟利益。因此,貴州永紅公司在涉案商品包裝上標注“老干媽”的行為,削弱了第2021191號“老干媽”商標與貴陽老干媽公司的唯一對應聯系,弱化了該馳名商標告知消費者特定商品來源的能力,從而減弱了馳名商標的顯著性,并不正當利用了馳名商標的市場聲譽,構成商標法第十三條第三款所指“誤導公眾,致使該馳名商標注冊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損害的”的情形,侵犯了貴陽老干媽公司的商標權,一審法院對此認定正確,本院予以支持。

 

四、“拉菲”商標侵權糾紛案(該案入選2017年度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50件典型案例、2017年上海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十大案例)

 01

案件信息

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與上海保醇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上海知識產權法院(2015)滬知民初字第518號民事判決書

 

(1)基本案情

1996年尚杜·拉菲特羅茲施德民用公司向國家商標局申請注冊“LAFITE”商標。該商標于1997年經國家商標局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商品為第33類含酒精飲料(啤酒除外)。2009年10月8日,尚杜·拉菲特羅茲施德民用公司變更公司名稱為現名稱。2011年12月19日,該商標變更注冊人名義為原告(即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經多次續展,該商標有效期至2027年10月27日。(目前原告已經成功注冊“拉菲”商標,但鑒于被告涉嫌侵權行為發生時尚未被核準,故只能請求未注冊馳名商標的擴展保護。)

 

原告認為,“拉菲”作為原告注冊商標“LAFITE”的音譯,經過在中國的大量宣傳和使用,已經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專門指代原告以及原告所生產的葡萄酒商品。“拉菲”已經與原告以及原告所生產的葡萄酒商品形成穩定的、唯一的對應關系,法院應予以認定“拉菲”為原告的未注冊馳名商標。2015年5月,原告發現兩被告大量進口、銷售帶有“拉菲特莊園”、“CHATEAUMORONLAFITTE”標識的葡萄酒,并通過其官方網站www.mellowines.com,以及在天貓網站(TMALL.COM)開設的“保醇食品專營店”宣傳、展示、銷售被訴侵權商品。具體侵權行為包括:1.兩被告在上海市外高橋保稅區德林路XXX號門頭標示為“保正物流”的地點銷售被訴侵權商品,該商品的瓶貼正標上使用了“CHATEAUMORONLAFITTE”等標識,該標識中包含的“LAFITTE”字樣,與原告的涉案注冊商標“LAFITE”構成近似;瓶貼背標上使用了“拉菲特莊園干紅葡萄酒”字樣,其中的“拉菲特”,與原告主張作為未注冊馳名商標保護的“拉菲”構成近似;2.兩被告在被告保醇公司官方網站以及天貓網站開設的“保醇食品專營店”中宣傳、展示、銷售被訴侵權商品;3.兩被告在被告保醇公司官方網站中展示的被訴侵權商品的包裝盒上使用了“拉菲特”和“CHATEAUMORONLAFITTE”標識,分別與原告的“拉菲”和“LAFITE”商標構成近似;4.兩被告在銷售被訴侵權商品的銷售單據上使用了“拉菲特”和“CHATEAUMORONLAFITTE”標識,分別與原告的“拉菲”和“LAFITE”商標構成近似。本案中,被告保醇公司系被訴侵權商品的進口商和銷售商,原告公證取證時是在被告保正公司處購買的被訴侵權商品,故兩被告系共同銷售被訴侵權商品,且被告保正公司曾系被告保醇公司控股股東,并故意為被告保醇公司的侵權行為提供物流、倉儲、展示、銷售等便利條件,幫助其實施侵權行為,兩被告的行為共同侵犯了原告就涉案注冊商標“LAFITE”和未注冊馳名商標“拉菲”享有的合法商標權益,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對此,原告向法院提供了多項證據予以佐證。

 

被告對否認“拉菲”應為馳名商標,分別從缺乏顯著性、譯名不固定、非商標性使用等方面進行了答辯,并向法院提交了相關證據。值得注意的是,被告指出其進口并銷售的葡萄酒中,除涉案被訴侵權商品“拉菲特莊園”(CHATEAUMORONLAFITTE)外,還有“ChateauLafiteRothschild”(俗稱大拉菲)和“CarruadesDeLafite”(俗稱小拉菲),上述商品均系合法進口,屬于正當的國際貿易;被訴侵權商品瓶貼上使用的“CHATEAUMORONLAFITTE”商標是法國的有效注冊商標,該商標與原告的涉案注冊商標“LAFITE”既不相同也不近似,不會使消費者對商品的來源產生混淆,故不構成對原告商標權的侵犯。

 

(2)法院點評

這件案件是上海法院首次對未注冊馳名商標進行保護的案件。本案中涉及的“拉菲”商標在侵權行為發生時尚未被核準注冊,因此有必要對侵權行為發生時是否屬于馳名商標進行認定。這件案件當中,除了對“拉菲”商標屬于未注冊馳名商標作出準確認定外,還依法判令被告人賠償因侵權造成的原告的損失,彌補了法律和司法實踐對未注冊馳名商標損害賠償規定的缺失,因此對未注冊馳名商標的保護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同時也有利于規范我國進口葡萄酒市場,引導葡萄酒進口企業的誠信經營行為。

 

 02

裁判要點摘要

(1)關于保醇公司商標侵權部分的說理摘要

 

一、被訴侵權商品酒瓶瓶貼正標上使用的相關標識是否侵犯了原告的“LAFITE”注冊商標專用權。首先,“LAFITE”系原告在我國注冊的商標,被訴侵權商品酒瓶瓶貼正標上使用的相關標識并未在我國注冊,即使該酒瓶瓶貼正標上使用的標識系案外人在法國注冊的商標,但商標權具有地域性與獨立性,本案并不涉及對相關法國注冊商標在法國的使用行為進行評判,案外人在法國注冊的相關商標與原告在法國注冊的“LAFITE”商標均為有效商標的事實,亦不能作為在我國對被訴侵權行為予以判斷的當然依據,使用法國注冊商標的商品進入我國后,仍應受我國相關法律的規制,不能侵犯我國注冊商標的合法權利。

 

其次,就被訴侵權商品酒瓶瓶貼正標上使用的標識而言,其并未按照被告所稱的案外人在法國注冊的相關商標進行使用,既未如注冊商標使用手寫體,又從上至下分排標注“CHATEAU”“MORONLAFITTE”“APPELLATIONB ORDEAUXSUPERIEURCONTROLEE”等字樣,且其中“MORONLAFITTE”字體最大,“MORONLAFITTE”在上述標識中屬于相對獨立且具有主要識別功能的部分。

 

再次,原告的注冊商標“LAFITE”在我國具有較高的知名度、為相關公眾所知悉,“MORONLAFITTE”中包含的“LAFITTE”,與原告的注冊商標“LAFITE”僅差一個字母“T”,兩者在讀音、視覺效果等方面均存在較高的相似度,對于非使用法語作為母語的我國相關公眾而言,容易對商品的來源產生誤認或者認為其來源與原告注冊商標的商品有特定的聯系,兩者構成商標近似。因此,被訴侵權商品酒瓶瓶貼正標上使用的相關標識在我國侵犯了原告的“LAFITE”注冊商標專用權。

 

二、被訴侵權商品酒瓶瓶貼背標上使用的“拉菲特”標識是否侵犯了原告的未注冊馳名商標“拉菲”的商標權利。被告保醇公司作為專業的進口葡萄酒的進口商和經銷商,且進口和經銷原告的“CARRUADESdeLAFITE”(拉菲古堡干紅葡萄酒)和“CHATEAULAFITEROTHSCHILD”(拉菲古堡副牌干紅葡萄酒),應明知原告的“LAFITE”商標及該商標的對應中文名稱“拉菲”,但其并未完整翻譯瓶貼正標上使用的標識,在翻譯時亦未進行合理避讓,將被訴侵權商品翻譯為“拉菲特莊園干紅葡萄酒”,主觀惡意明顯,其中的“拉菲特”與原告的未注冊馳名商標“拉菲”構成近似。因此,被訴侵權商品酒瓶瓶貼背標上使用的“拉菲特”標識侵犯了原告的未注冊馳名商標“拉菲”的商標權利。

 

(2)關于商標侵權損害賠償數額確定部分的說理摘要

 

首先,根據商標法第三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關于經審查異議不成立而準予注冊的商標,一方面規定該商標初步審定公告期滿之日起至準予注冊決定做出前,對他人在同一種或者類似商品上使用與該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標志的行為不具有追溯力。但另一方面又在上述有關不具有追溯力的規定的基礎上,規定因使用人的惡意給商標注冊人造成的損失,應當給予賠償。該條法律規定對該商標最終是否能被準予注冊不確定期間因使用人的惡意給商標注冊人造成的損失提供了救濟途徑。而本案侵權行為發生的時間早于原告取得“拉菲”商標專用權的時間,商標法及其相關司法解釋雖未規定未在我國注冊的馳名商標受侵害時可以獲得賠償,但本案被告保醇公司對“拉菲特”標志的使用主觀惡意明顯,結合上述商標法第三十六條第二款規定的立法本意以及對未注冊馳名商標的侵害確實也給權利人造成損失的實際情況,本案中兩被告應自其侵權行為發生時起根據商標法的相關規定對原告予以賠償。

 

                                                                        轉自中華商標雜志

 
121期双色球开奖结果